Noi

火烧云

杜兮 Shrek:

傍晚乘坐高速电梯登上墨尔本Eureka大厦的88楼,可以欣赏到壮丽日落过程。墨尔本是一个充满想象力的城市,白天妩媚娇柔、散发着艺术的灵气;随着日光慢慢在海平面消失,城市里的灯火逐一点亮,夜色下的墨尔本热情张扬,跳跃着鲜活的生命力。


杜兮 Shrek:

一直以为冲浪是这个世界上最难驾驭的运动之一,到了澳洲才发现,冲浪板甚至比自行车还要普通,在这个被海洋环抱的国家,几乎人人都有一颗冲浪的心。漫步在悉尼的海滩,时刻都能看见冲浪好手们抱着冲浪板游向大海,伴随着巨浪的咆哮,他们化身为浪尖上的舞者,为我们带来一场场精彩绝伦的表演。


杜兮 Shrek:

传说玻利维亚有一块盐湖被称为天空之镜,今天我在澳大利亚也找到一面。此等好景怎容错过,拍完一看,辫子果然没有白留!

杜兮 Shrek:

老爷车不稀奇,但是在路上跑的我还是第一次见。返程路上遇到一个老爷车队,计划从阿德莱德穿越中部沙漠到达尔文,这些古董都是私人收藏,有近百年历史。虽然看上去很拉风,但是几千公里的长途对于这些高龄驾驶者和汽车来说,实在是不小的挑战,不仅人在风吹日晒,还很容易抛锚。但是在他们看来,这些都不是问题,因为公路精神永存!

杜兮 Shrek:

整个悉尼大学,我最喜欢的地方就是这条涂鸦走廊,你很难想象一所有100多年历史、被各种哥特式建筑环抱的古典名校里,允许存在这样“叛逆”的文化符号,而这也恰恰反应了一所优秀大学对各种文化应有的包容度。

杜兮 Shrek:

Sydney little bay.一个叫“小海湾”的小海湾,感觉这个地方被名字弄的有点呆萌~我不太喜欢拍头纱飞起来的照片,因为见太多,总是会脑补画面外有一个助理在抛头纱。所以,想消除这种人工感,就得把这活儿交给太平洋的风。